您好,歡迎訪深圳凱迪國際 微信關注 聯系客服
版權登記
主頁 > 版權登記 > 瀏覽文章

網絡版權登記生態現狀調查

作者:凱迪國際    時間:2017-10-27 10:31    瀏覽:
文章導讀:2016年7月12日,國家版權局聯合國家網信辦、工信部、公安部在京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正式啟動劍網2016專項行動。從2016年7月開始,利用5個月的時間嚴查網絡文學、云存儲、應用APP、...

2016年7月12日,國家版權局聯合國家網信辦、工信部、公安部在京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正式啟動“劍網2016”專項行動。從2016年7月開始,利用5個月的時間嚴查網絡文學、云存儲、應用APP、網絡廣告聯盟等侵權盜版。

版權保護是互聯網生態的基礎,是建設創新型社會的保障,可以說每一點滴的進步,其影響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此次“劍網2016”為何將網絡文學、云存儲、應用APP等作為此次行動嚴查對象?相關從業者和業內專家對近期出臺的新規如何解讀?“互聯網+”時代,社會各界應如何進一步促進網絡版權生態的良性循環?

打擊網絡文學盜版面臨“三座大山”

在過去數年內,貼吧、論壇、視頻網站,或多或少都陷入過版權爭議的風波,網絡技術的發展給網絡文學作品傳播提供了極大便捷的同時,也給互聯網領域的版權維權帶來了新的挑戰。掌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總裁張凌云將目前網絡文學盜版的特點總結為三點:一是迅速化,相比于以前的盜版,目前的網絡文學盜版更加迅速,甚至出現了“秒盜”的極端情況。二是猖獗化,盜版不再是隱藏在陰暗角落里,而是日益公開,甚至在作者采取防盜版措施之后,出現了盜版方公開威脅作者的情況。三是便利化,一方面是因為聚合化,導致用戶看盜版小說更加方便;另一方面,手機的便捷性,移動閱讀盜版的份額越來越大,也為用戶提供了便利。

相比盜版的便捷,網絡文學處理盜版時困難重重,北京晉江原創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晉江文學城總裁辦經理胡慧娟認為:

首先,起訴侵權網站時,大量侵權網站不留任何信息,無法找到擁有人,實際這些網站的注冊信息肯定有備案,但相關部門難以配合提供,找不到人,沒有起訴主體。另外還有一些網站的服務器在境外,更加難以找到侵權主體。而這些若想解決,則需要我們的主管部門不斷提高重視程度,當有侵權案件發生時,相關部門能主動提供侵權方信息,協助起訴方取證,也可在必要情況下,用行政手段合理合法的制裁侵權行為。

其次,起訴搜索引擎時,道德上講搜索引擎有義務屏蔽違法鏈接,但相關法律規定不嚴,事實上難以起訴。正是大搜索引擎的漠視與不作為甚至同流合污,才給了這些盜文網站肆意生長的空間。針對這種情況,希望這些搜索引擎在一味用“避風港原則”為自己開脫的同時,也要記得還有一條“紅旗原則”,大搜索引擎如能主動支持正版、堅守原則,盜版網站缺少了搜索流量來源,則盜版情況將得到極大改善。

最后,起訴為侵權網站提供廣告贏利的網絡服務商。侵權網站提供免費作品都是以廣告為贏利手段的,所以如果廣告商不在侵權網站放置廣告,則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侵權積極性。谷歌公司就承諾谷歌廣告如果放置在盜版頁面,權利人可以向谷歌申請撤銷廣告,但國內的廣告公司沒有類似的道德承諾,起訴也沒有相關法律依據。這一點不僅需要國內相關法律法規的健全也需要國內知名廣告平臺提高版權意識,針對已定性的盜版網站,凍結其廣告結算,切斷收入來源,盜版網站自然發展不下去。

版權保護措施急需覆蓋全產業鏈

此次“劍網2016”專項行動的一項重點任務是:開展打擊網絡文學侵權盜版專項整治行動,加強對文學網站的版權執法監管力度,嚴厲打擊通過網站、貼吧、微博、微信等方式未經授權非法傳播網絡文學作品的侵權盜版行為,規范通過瀏覽器、搜索引擎等方式傳播文學作品的行為。

談到網絡文學盜版的發展趨勢,胡慧娟認為,目前網絡文學的產業鏈開發的較為成熟,開發數量也最多,但出版業吞吐能力越來越薄弱。有聲讀物、影視劇改編、游戲改編、動漫畫改編甚至周邊產品制作都是未來發力的方向。而每一個方向,都意味著需要一個相關產業的市場孕育和合法有序運轉。在市場還沒有很好的盈利途徑,或者受眾不廣的情況下,沒有大量大公司大平臺的參與,個人或小公司的無序經營則會產生大規模的侵權盜版行為,比如有聲讀物這一領域,在小部分的授權作品之外,大量作品被毫無授權地改編,盜墓類的驚悚作品是侵權的重災區。在整個市場還處于無序狀態下,就連大公司也參與這種無序的競爭。比如晉江文學網簽約的《花千骨》一文,就被某家業內公司在毫無授權的情況下做成有聲讀物提供給讀者。

因此,網絡文學產業鏈的優化,有些需要期待上游市場的繁榮和成熟,有些則是現在就可以做的,比如版權保護。網絡上的版權保護下決心去做,也并不是難以做到,比如影視作品、音樂作品的保護就已經做得很好。一方面大量大平臺成熟起來,內容豐富,提供了足夠多的內容,網民就會自動地選擇這些平臺而不是一些不正規的小網站。另一方面,國家的執法力度大,大平臺不敢上傳侵權內容,而小網站的內容也很難通過搜索引擎等大眾工具搜索到,那么侵權平臺的影響就變得非常有限。但同樣換成網絡文學,在這方面的待遇就相差很遠,侵權作品在搜索引擎里隨便一搜,比正版作品數量還多,往往還排在靠前位置,甚至有搜索引擎主動破解正版網站的VIP內容,直接向用戶提供盜版。

但是隨著網絡文學領域越來越受到重視,相關部門已經開展了一些行動來打擊盜版,比如2016年5月23日,百度公司發布公告,宣布即日起分批次暫時關閉其文學目錄下的全部貼吧,對其他的盜版侵權內容進行全面整頓和清查。我們很高興看到了這樣的打擊盜版的成果。單以晉江為例:23日百度陸續關閉盜版貼吧后,在網站日常更新等數據基本正常的情況下,收益卻呈明顯上升趨勢,單日收益創歷史新高,新增注冊用戶數、新增付費用戶數都出現50%的上漲(移動端表現更為明顯),網站統計的通過搜索訪問過來的域名(百度域名)瀏覽量直接上漲了98%,訪客量上漲了146.6%。

云存儲、應用APP是網絡盜版重災區

隨著互聯網和手機通信技術的快速發展,互聯網的版權保護問題已經成為國內外關注的焦點,一系列法規和措施陸續出臺。“劍網2016”專項行動將重點查處通過智能移動終端第三方應用程序(APP)、電子商務平臺、網絡廣告聯盟、私人影院(小影吧)等平臺進行的侵權盜版行為;進一步規范網絡音樂、網絡云存儲空間、網絡轉載新聞作品的版權秩序。為了進一步維護良好的網絡市場秩序,國家網信辦也在2016年6月28日正式發布了《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下文簡稱APP新政),這部規定旨在加強對APP信息服務規范,促進行業健康有序發展和保護個體合法權益。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APP新政、“劍網2016”等一系列規章行動的實施有望終結我國APP市場的“亂世”局面。例如新政規定,提供APP信息服務的,“應該依法取得法律法規規定的相關資質”,APP平臺應該在業務上線運營“三十日內”進行備案。“相關資質”說的就是主營APP業務的資質,比如,醫療類APP就需要相關部門的資質證明、視頻類APP就需要相關許可證、信息發布類APP要有相關資質等等。這都集中反映出“互聯網+”背景下,我國產業市場重構的需求。不管產業技術發展如何,“互聯網+”也好,分享經濟也好,都是法治經濟。沒有法律規制的結果,必然導致無序。純粹追求商業利益的行為,就會忽視社會公共利益,傷害到用戶的合法權益。實踐中,大量違法APP濫竽充數,用戶下載容易,卸載難,明明已經關停的APP卻在背后偷偷跑流量,一個簡簡單單的手電筒APP,卻可能成為用戶手中的“間諜”,竊取用戶信息,動輒發送商業性廣告,更有甚者,還將這些信息轉賣出去。

我國這些年產生的APP亂象實在太多,幾百萬的APP監管實在太困難,而且相關資質審核部門也太過繁雜,僅依靠某一部門的特殊性管理,這對于治理亂象而言實在是難上加難。新政明文將各級網信辦作為執法和監督的主體,由網信部門去協調各個部門,統籌規劃,終結“九龍治水”的局面,毫無疑問,這將是非常有效的。同時,對于APP經營者來說,這也最大限度減少了經營者的制度成本,有利于APP市場的健康發展。目前在規范APP取得一些成績,APP新政將網絡實名制分成兩大層次:一是,要求APP提供者對注冊用戶的實名制;二是要求APP商店對上架產品提供者信息的實名制審核。對APP提供者注冊信息的實名制內容并非是單一的,用戶既可以通過移動電話號碼實名,也可以通過身份證等其他信息實名。目前,我國電信實名制落實情況還是比較樂觀的,絕大多數移動電話都有了實名認證。

朱巍認為,“劍網2016”應該在保障作品完整性的著作權中“人身權”之外,還應該加強對于著作權中“財產權”的保護和治理。騰訊的微信中申請原創的功能保護了原作者著作權中“人身權”,現在公眾號轉載文章雖有標注,但是不乏一些公眾號在未經原作者授權的情況下利用轉載的文章去盈利。未來能不能出臺相關政策打擊這種未經作者和版權方同意隨便轉載去盈利的這種行為。

在這種網絡云盤使用中,網友上傳發布內容時只需要一個網絡鏈接、賬號和密碼即可,追查起來難度更大。網絡服務提供者到底是否應該承擔責任,這也是治理中的一個難點。現在云盤已經成為網絡盜版和侵權的重發地,為什么無法治理,第一是申請網絡云盤時,實名制還沒有落實。第二,原作者或版權方發現被侵權時,向云盤申請刪除過程中提供的材料手續過于繁瑣,常常無法證明自己權利人身份。即使證明自己是權利人,因為網絡的可復制性而沒有辦法徹底刪掉被侵權的文件。即使徹底刪掉,網絡服務提供者到底要承擔什么樣的賠償責任,在什么情況下承擔連帶責任等,這些在法律雖然有規定,但是在落實過程中,幾乎各網站都可以用網絡中立性、技術中心性來抗辯。所以,今年的“劍網”行動應該在技術層面進行深化研究并落實。

互聯互通構建網絡版權市場新秩序

對于網絡版權保護,胡慧娟表示,晉江文學網積極向有關部門建言獻策,第一,建議相關部門約談有侵權行為的大公司,以行政手段打擊約束盜版現象;第二,建議相關部門將聯盟廣告作為源頭,進行聯合執法,切斷盜版網站利益來源;第三,建議相關部門集中、分析用戶針對盜版的舉報結果,對投訴焦點實行重點打擊,樹立典型案例。

朱巍認為,現在的互聯網版權的發展趨勢一定要和“互聯網+”和分享經濟結合起來。如何尊重權利人的意愿,版權法或者“劍網”專項行動也應該有所探索。伴隨互聯網分享經濟到來,版權的獲利方式或控制方式都發生了變化,我們要有時代的意識,執法的時候要充分考慮到新時期的特性需求。

眾多業內人士表示,網絡版權生態體系的建立并非局限于國家層面的治理和維護,也并非一個企業自身的版權維護行為,而是國家、協會、企業以及個人等多層次之間互聯互通,并對網絡版權行為具有高度統一的自覺遵守和自覺維權的法律意識,才能在嚴厲打擊網絡侵權行為的基礎之上真正凈化和營造良好的網絡版權環境,實現網絡版權市場的自我監督、自覺維護等,讓網絡版權生態進行良性循環。

返回上一頁
上一篇:版權登記有什么用?
下一篇:注冊商標一定要版權登記嗎?

相關文章
瀏覽排行
最新文章
猜你喜歡
Copyright © 2008-2019 凱迪國際 版權所有 粵ICP備11030713號-3
qq欢乐升级玩法